妻子的欲望 流域风

  妻子的欲望(全篇完)作者:流域风故事描述的故事大致是苏州一个医生在汶川大地震去支援的时候,回来发现妻子出轨,在寻找妻子出轨的过程中,他发现事情很复杂,在寻找真想的过程中,主人公发现了一个偷窥者,这个偷窥者记录下了他妻子陷入晴色陷阱的照片,视频... 与妻子有染的佟原来是他的邻居,而且还有一个帮凶,这个女人就是娜...妻子的欲望【从汶川归来,感觉像是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经典·H文]《莫问瑾瑜归何处》-- 字数:164696作者:晴川秀树

  “妈!我袜子呢1早上起来竟然找不到袜子了。“你敢不敢告诉我你几岁了?”妈妈一脸不满地掐着腰倚在房间的门口,杏眼一瞪,樱唇一张,又开始了那老套路的台词,“是不是等你七老八十了老妈我还得照顾你啊,等您老人家入土为安了我才敢想我的后事呢。” “嘿嘿,不用不用,等我娶了媳妇我让她好好伺候你,嘿嘿。”我赶忙讨好道。

  尽在不言中by宣芋.灰姑娘的故事会变成真实吗?程瑞茜的答案是:不会。身为妓女生下的,父不详的女孩,她早熟得忘记了如何去做梦。母亲暂时依附于一个有钱的男人,可是她的生活却没有得到改善。转学到贵族学校,却要处处小心,以防被排挤。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她早就知道。因为她遇到的人,在别人眼中是白马王子,在她眼中,是十足的恶魔!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尽在不言中》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听到我的问话,未菜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後便战战兢兢地用颤抖的手扶上了肉棒。柔软的小手刺激着肉棒上浮现出来的血管,於是我的肉棒便不断激烈地脉动着。在发出啾,啾地吸吮声时,满睑通红的未菜脸颊缩了下去。一面以抬眼吊起的眼探询着我的状况,一面不断重覆着深深吸吮的动作,在看到我露出愉悦的表情时,便更加拚命地吸吮着。「很好哦!用力的吸吮吧!」未菜的嘴巴一缩,用力的吸住肉棒。我再也无法忍耐了,抓住未菜的脸固定住之後,把浓厚的精液射在未菜的嘴巴里。「唔唔,嗯,呜咕!」我一面震动着腰部,一面随着由尿道喷射出来似地快感,往未菜的喉咙深处不断射出白浊的溶岩液体。未菜无法全部承受那大量而腥臭的液体,白浊的精液由嘴角边溢了出来,一滴一滴地掉落在地板上。「你看看,那不是很浪费吗?全部都喝乾净!」我抓住她的下颚,催促着她将留在口中如牛奶般的液体吞下去。未菜摇了摇头抵抗着我。不久,未菜便挥掉我的手,把肉棒吐了出来,而口中涌溢而出的白浊液体便又逆流回去了。「我明明叫你吞下去的,为什麽不吞下去呢!算了,你给我出去!」我对未菜丢出这句冷冷的话语,未菜一张睑哭的稀哩哗啦的,紧紧抱住了我的身体。不管我数次将她拉离开来,未菜又立刻紧紧抱住了我,怎麽样也推不开似的。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温室》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宝贝不纯良独孤求爱:入坑需知:此文内容含有赤裸情欲描写,且略带黑暗,女主肯定不纯良!!!如预设女主纯情且矜持者,请绕道,如被雷到,概不负责~THANKS!!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宝贝不纯良》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田馨起床时有些惊讶地看着身侧还在熟睡的男人,他的眉毛很好看,黑黑的很浓密,眉型也很有男人味,闭着眼睛,眼线也很深,可以想象睁开眼睛后,那双眼睛是多么的深邃,高挺得鼻梁.一张性感的薄唇,很难见到嘴角能扬起一丝笑容,脸部的线条很刚毅,下颚还有些胡渣,看是名及年轻又MAN的一个男人,很难看出他已经三十一岁了.

  “啊……”尖叫声不由地从我口中发出。 “宝贝,爽吗?”低沈的声音响起。 “嗯……慢点,慢,慢点儿……”我颤抖著声音说道。 “好,都听宝贝的。”男人抽动的速度慢了下来,粗大的龙身慢慢地从蜜穴中抽了出来,再慢慢地插了进去,同时双手握住我的腰迎著龙身按了下去。 男人的慢动作并没有让我觉得舒服,反而让我的感觉更鲜明了,甚至连龙身上的青筋的跳动都一清二楚,龙头蹭著我的花心慢慢地旋转著,慢慢地撩拨著我的欲火,快感如浪一般将我淹没。我的男人身下一阵阵止不住的抽搐。 男人继续著他的慢动作,不慌不忙地抽出,插入,旋转,再抽出,插入,旋转。

  月浸相钩,鼠筛水覃,哀鸿叫得霜天远。追维往事,重忆前缘,不惯凄凉情绪,更兼寒夜如年。道堪怜,挑却残灯,拨尽余烟。虽然花笙尚然,这风流未了,怎耐孤眠,念身无双翼,有梦难圆。懊恨更深,情剧焰腾腾,却对睡言。人儿体冷面苦,嗟埋怨。《右调凤凰台上忆吹箫》

  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有些怪异,15岁了,不但没有来女人应该来的月信,就是那阴道似乎 都没有发育,而一直都是那麽狭小,稚嫩。 而这又让那些男人特别地爱来长她,可是,她一直都没有适应这种生活,更不适应与男 人们性交,这样的活塞运动,每每让她如初次般地流血,而且事後她都会昏睡整整一天的时 间,而在她初承云雨的那段日子,男人们的接连求欢让她迅速地消瘦,到她瘦到让男人们感 到在床事时硌到他们时,他们才稍稍收敛了一点儿,至少一个星期内会让她能足足地睡上一 天。

  我叫做阿明,父亲是个在大陆工作的商人,自从我懂事以来见过他的次数可以用两只手数出来,所以他对于我们家中,也一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故事大约起先在两年以前,那年我十七岁,一个对性爱懵懵懂懂的年纪,由于母亲对我的管教甚严,所以我在高中以前几乎都不知道有关这方面的知识。 而高中很凑巧的读了一间和尚学校,里头的学生全部都没有异性,只有清一色的男性学生,想当然尔正处在青春期的我们,对于男女之事都是充满了好奇心的,但是我们当然没有正常的管道可以来了解,而学校里面也几乎都是晚娘脸孔的女老师,所以三俩哥们凑在一起,话题当然离不开有关性爱的东西。 “喂,阿明,有个好东西要不要看?”我不用回头看就知道这个拍我肩膀的人是我的最佳损友阿,我没好气的回过头去,问道:“啥东西?” “最新的A 片,嘿嘿,内容保证精采!这是我昨天上网下载后烧成光盘的,保证是万中无一的精品,怎么样?要不要?”阿德一脸淫笑,从书包里抽出了一片光盘来。 我嘿嘿的笑了笑,敲了他的头一下道:“好样的,真不愧是好兄弟,真是懂得有福同享啊!”

  曾佳灵,刚过20岁生日,经父母的同意,独自一人搬到外头去住了。 正值夏日,酷热难耐,丝薄的白色衬衫在细汗的浸润下渐渐透明起来,里头的黑色蕾丝胸罩显现得愈加明显了。下身穿著浅蓝泛白的牛仔热裤,两条纤细笔直修长的美腿一步一步向前,那圆翘的丰臀也随之摇曳扭动。「啊!是这里了,总算可以落脚了」曾佳灵把纤手上的大包小包搁地,还有一个拖著的大箱子。 (这该怎麽那到楼上去呢?我租的是在8楼诶,而且这里没有看到电梯,最好有好心人可以帮下忙。)心里嘀咕著。 (呵!好骚的屁股)一个壮硕的男人在住房对面的汽修店里望过去,心里暗暗想著。他整整凌乱粗硬的头发,随便抹了抹脸上的汗,就著光裸的上身,往对面走过去。

  虐,SM,恋老,恋尸,父子,孪生兄弟,np,束腰,冰恋,所有你想到想不到的,都在这里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世界上的最肮脏和最纯净》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欢喜宴飨猫漾自小生活在云顶峰上的秦欢,生活围绕着一个师父,五个师兄,她是大家生活上的小丫鬟,是师父冰封起来的小师妹,也是师兄们入夜后的暖床小婢......师父说,师兄们都是她的夫。师兄们说,如果不是师父发了话,她什么都不是。秦欢是知足的,师父虽不喜她,却仍养着她。师兄们虽不待见她,却是和她自小一起长大,犹如亲人。.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欢喜宴飨》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